审判规则首页 服务指南 |  意见建议 客服电话:4008191230 用户名:密码: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中码 】 海商法·船舶碰撞·碰撞责任·过失碰撞·互有过失 (T070301023)
【 案号 】 (2010)沪海法海初字第24号 【 案由 】 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 【 判期 】 Tue Sep 20 08:00:00 CST 2011
经协商违规航行致船舶碰撞仍按过失程度确认民事责任
江苏炜伦航运股份有限公司诉米拉达玫瑰公司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案
审判规则
【 规力 】  最高法院发布的指导性案例中确定的审判规则
  船舶在航行过程中,应当遵守《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公约》关于瞭望、安全航速和避免碰撞的规则。船舶之间经协商违反上述国际公约关于“红灯交会”的规定,约定“绿灯交会”,导致双方均不属公约规定的“让路船”或“直航船”。在此情况下,两船舶均误认对方会让路,在交会形成紧迫危险时才紧急避让,造成船舶碰撞事故。双方违反了瞭望、安全航速和避免碰撞义务,应当按照各自过失程度承担相应责任。至于双方约定的内容,因违反公约规定而不能作为认定责任的依据。法院应根据紧迫局面形成原因、双方过失程度及是否有效处置措施等情况认定事故责任。 
【 关词 】
民事 船舶碰撞损害责任 协商 红灯交会 绿灯交会 让路船 紧迫危险 紧急避让 船舶碰撞事故 瞭望 安全航速 避免碰撞 过失 事故责任
【 基情 】
  炜伦公司(江苏炜伦航运股份有限公司)系“炜伦06”轮的所有权人,米拉达公司(米拉达玫瑰公司)系“玫瑰”轮(“MIRANDA ROSE”轮)的所有人。2008年6月3日晚,“炜伦06”轮与“玫瑰”轮在上海港圆圆沙警戒区相遇,外轮“里约热内卢快航”轮驶离外高桥集装箱码头之后亦抵达该区域。“里约热内卢快航”轮与“玫瑰”轮取得联系后,开始实施追越。随后,“里约热内卢快航”轮引航员呼叫“炜伦06”轮及位于“炜伦06”轮左前方约0.2海里的“正安8”轮,要求两轮与之进行绿灯交会。“正安8”轮对“里约热内卢快航”轮的呼叫予以拒绝,且大角度向右调整航向,快速穿越到警戒区北侧驶离。
  “炜伦06”轮在“里约热内卢快航”轮引航员执意要求下,同意进行绿灯交会。嗣后,“玫瑰”轮亦联系“炜伦06”轮,要求绿灯交会,“炜伦06”轮作出同意的回复。当“炜伦06”轮行至“玫瑰”轮船艏偏左方向时,与显示红灯的“玫瑰”轮取得联系,要求“玫瑰”轮尽快向左调整航行,并采取减速措施,但“玫瑰” 轮因“里约热内卢快航”追越尚未驶过让清,且距离较近,无法向左调整航向。最终“炜伦06”轮与“里约热内卢快航”轮在“玫瑰”轮左前方交会,交会时,“炜伦06”轮与“玫瑰”轮均察觉到危险遂同时大角度向左转向,但“炜伦06”轮右后部与“玫瑰”轮船艏右侧发生碰撞。此次碰撞事故造成炜伦公司各项经济损失共计4 504 605.75元,其中包括救助费、货物减损费、修理费清污费等。
  炜伦公司以“玫瑰”轮违反双方关于“绿灯交会”的约定,造成船舶碰撞事故,导致其经济损失为由,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玫瑰”轮承担80%的赔偿责任。
  米拉达公司辩称:炜伦公司应对涉案碰撞事故承担90%的责任,且该公司主张的部分损失不合理。
【 争点 】
双方经过协商后,违反国际航行规则进行航行从而导致发生碰撞,此情况下应如何确定双方责任。
【 审果 】
  一审法院判决:米拉达公司向炜伦公司赔偿损失人民币2 252 302.79元;米拉达公司向炜伦公司赔偿上述款项的利息损失,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标准,从2008年6月3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对炜伦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 审判规则评析 】
  依据《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规定,每一船在任何时候都应使用视觉、听觉以及适合当时环境和情况的一切可用手段保持正规的瞭望,以便对局面和碰撞危险作出充分的估计;每一船在任何时候都应以安全航速行驶,以便能采取适当而有效的避碰行动,并能在适合当时环境和情况的距离以内把船停住。上述法律规定了船舶的瞭望、安全航速义务。同时,船舶在航行过程中还负有避免碰撞的义务。在两船交会时,让路船,即须给他船让路的船舶应尽可能及早地采取大幅度的行动,宽裕地让清他船。直航船则应当保持航向和航速。若船舶相会过程中因双方过失导致船舶碰撞,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关于“船舶发生碰撞,碰撞的船舶互有过失的,各船按照过失程度的比例负赔偿责任;过失程度相当或者过失程度的比例无法判定的,平均负赔偿责任”的规定,分别承担相应责任。至于船舶之间系经协商决定违反《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的规定航行并不影响双方民事责任的承担,法院仍应根据紧迫局面形成原因、双方过失程度及是否采取紧急措施等情况认定事故责任。
  因此,船舶交叉相遇时未按照《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的规定“红灯交会”,而是约定“绿灯交会”,即双方在整个避让过程中始终向对方显示本船的绿灯舷侧,导致双方均非《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意义上的“让路船”或“直航船”。进而导致双方均误认为对方会让路而未能有效观察所处水域,也没有充分估计危险局面和碰撞危险,直至形成紧迫危险才采取紧急措施,最终造成船舶碰撞事故。由此可以认定,双方均违反了瞭望、安全航速以及避免碰撞的义务,应按照过失程度分别对船舶碰撞事故承担百分之五十的法律责任。
【 适律 】

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第五条 瞭望

每一船在任何时候都应使用视觉、听觉以及适合当时环境和情况的一切可用手段保持正规的瞭望,以便对局面和碰撞危险作出充分的估计。

第六条 安全航速

每一船在任何时候都应以安全航速行驶,以便能采取适当而有效的避碰行动,并能在适合当时环境和情况的距离以内把船停住。在决定安全航速时,考虑的因素中应包括下列各点:

1.对所有船舶:

1)能见度情况;

2)交通密度,包括渔船或者任何其他船舶的密集程度;

3)船舶的操纵性能,特别是在当时情况下的冲程和旋回性能:

4)夜间出现的背景亮光,诸如来自岸上的灯光或本船灯光的反向散射;

5)风、浪和流的状况以及靠近航海危险物的情况;

6)吃水与可用水深的关系。

2.对备有可使用的雷达的船舶,还应考虑:

1)雷达设备的特性、效率和局限性;

2)所选用的雷达距离标尺带来的任何限制:

3)海况、天气和其他干扰源对雷达探测的影响;

4)在适当距离内,雷达对小船、浮冰和其他漂浮物有探测不到的可能性:

5)雷达探测到的船舶数目、位置和动态;

6)当用雷达测定附近船舶或其他物体的距离时,可能对能见度作出更确切的估计。

第八条 避免碰撞的行动

1.为避免碰撞所采取的任何行动必须遵循本章各条规定,如当时环境许可,应是积极的,应及早地进行和充分注意运用良好的船艺。

2.为避免碰撞而作的航向和(或)航速的任何改变,如当时环境许可,应大得足以使他船用视觉或雷达观测时容易察觉到;应避免对航向和(或)航速作一连串的小改变。

3.如有足够的水域,则单用转向可能是避免紧迫局面的最有效行动,只要这种行动是及时的、大幅度的并且不致造成另一紧迫局面。

4.为避免与他船碰撞而采取的行动,应能导致在安全的距离驶过。应细心查核避让行动的有效性,直到最后驶过让清他船为止。

5.如需为避免碰撞或须留有更多时间来估计局面,船舶应当减速或者停止或倒转推进器把船停住。

6.1)根据本规则任何规定,要求不得妨碍另一船通行或安全通行的船舶应根据当时环境的需要及早地采取行动以留出足够的水域供他船安全通行。

2)如果在接近他船致有碰撞危险时,被要求不得妨碍另一船通行或安全通行的船舶并不解除这一责任,且当采取行动时,应充分考虑到本章各条可能要求的行动。

3)当两船相互接近致有碰撞危险时,其通行不得被妨碍的船舶仍有完全遵守本章各条规定的责任。

第十六条 让路船的行动

须给他船让路的船舶,应尽可能及早地采取大幅度的行动,宽裕地让清他船。

第十七条 直航船的行动

1.1)两船中的一船应给另一船让路时,另一船应保持航向和航速。

2)然而,当保持航向和航速的船一经发觉规定的让路船显然没有遵照本规则条款采取适当行动时,该船即可独自采取操纵行动,以避免碰撞。

2.当规定保持航向和航速的船,发觉本船不论由于何种原因逼近到单凭让路船的行动不能避免碰撞时,也应采取最有助于避碰的行动。

3.在交叉相遇局面下,机动船按照本条 1 款(2)项采取行动以避免与另一艘机动船碰撞时,如当时环境许可,不应对在本船左舷的船采取向左转向。

4.本条并不解除让路船的让路义务

第二十一条 定义

1.“桅灯是指安置在船的首尾中心线上方的白灯,225度的水平弧内显示不间断的灯光,其装置要使灯光从船的正前方到每一舷正横后22.5度内显示?

2.“舷灯是指右舷的绿灯和左舷的红灯,各在112.5度的水平弧内显示不间断的灯光,其装置要使灯光从船的正前方到各自一舷的正横后22.5度内分别显示?长度小于20米的船舶?其舷灯可以合并成一盏,装设于船的首尾中心线上?

3.尾灯指安置在尽可能接近船尾的白灯,135度的水平弧内显示不间断的灯光,其装置要使灯光从船的正后方到每一舷67.5度内显示?

4.“拖带灯是指具有与本条3款所述尾灯相同特性的黄灯?

5.“环照灯是指在360度的水平弧内显示不间断灯光的号灯?

6.“闪光灯是指每隔一定时间以每分钟频率120闪次或120以上闪次的闪光的号灯?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一百六十九条 船舶发生碰撞,碰撞的船舶互有过失的,各船按照过失程度的比例负赔偿责任;过失程度相当或者过失程度的比例无法判定的,平均负赔偿责任。

互有过失的船舶,对碰撞造成的船舶以及船上货物和其他财产的损失,依照前款规定的比例负赔偿责任。碰撞造成第三人财产损失的,各船的赔偿责任均不超过其应当承担的比例。

互有过失的船舶,对造成的第三人的人身伤亡,负连带赔偿责任。一船连带支付的赔偿超过本条第一款规定的比例的,有权向其他有过失的船舶追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船舶碰撞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 船舶碰撞产生的赔偿责任由船舶所有人承担,碰撞船舶在光船租赁期间并经依法登记的,由光船承租人承担。

【 专文 】
   专著与博士(后)论文 <<更多
《远洋运输业务与海商法》 张晓 人民交通出版社 1994年
《海商法学》 王玫黎、倪学伟、禹华英 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0年
《海商法》 贾林青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4年
《海商法概论》 赵国玲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0年
《船舶碰撞损害赔偿责任研究》 曲涛 大连海事大学博士论文 2009年9月
   刊物与其他论文 <<更多
《船舶碰撞责任的划分》 林辉义 《中国水运》2007年第5期 2007年
《论船舶碰撞损害赔偿中的责任比例认定》 赵月林、张智勇 《中国海商法年刊》2011年第4期 2011年
《船舶碰撞损害赔偿的要件》 李励 《上海海事大学学报》2005年第1期 2005年
《船舶碰撞损害赔偿责任研究》 曹炜 复旦大学硕士论文 2012年4月
《船舶碰撞损害赔偿研究》 王益烽 上海海事大学硕士论文 2004年6月
【 效力与冲突规避 】
指导性案例 有效 参照适用
【 同例 】   (7)
 1.交汇后未运用良好船艺的船舶应对碰撞事故承担主要责任 —— 斯……有限公司诉中……股份有限公司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案
  2.船舶碰撞中应由违反航行规则的一方承担主要责任 —— 肖……诉黄……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案
  3.内河快速航行且未正确瞭望的船舶应对事故承担主要责任 —— 中……运输公司诉郭……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案
  4.让路船在直航船发出警报后未采取避让措施应承担主要责任 —— 广……发展公司诉黎……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案
  5.未办变更登记的船舶受让人可以船主身份向碰撞对方请求赔偿 —— 陈……诉钦……有限公司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案
  6.雾天作业船舶与未尽注意义务船舶碰撞均应为此承担责任 —— 王……、柳……诉金……有限公司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案
  7.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设立后权利人应通过该基金受偿 —— 林……、中……司海南分公司诉湛……有限公司、广……有限公司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案
【 案息 】
【权威公布】 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6月23日公布(指导案例31号)
【检码】 B1107173++HHSH++0311A
【审理法院】 上海海事法院
【审级程序】 第一审程序
【审理法官】
【原          告】 江苏炜伦航运股份有限公司 【被          告】 米拉达玫瑰公司

裁判文书原文  (如使用请核对裁判文书原件内容)
    《民事判决书》
原告:江苏炜伦航运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米拉达玫瑰公司。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63日晚,原告江苏炜伦航运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的“炜伦06”轮与被告米拉达玫瑰公司所有的“MIRANDA ROSE”轮(以下简称“玫瑰”轮)在各自航次的航程中,在上海港圆圆沙警戒区相遇。当日2327分,由外高桥集装箱码头开出的另一艘外轮“里约热内卢快航”轮与“玫瑰”轮联系后开始实施追越。2332分,“里约热内卢快航”轮引航员呼叫“炜伦06”轮和位于“炜伦06”轮左前方约0.2海里的“正安8”轮,要求两轮与其绿灯交会。“正安8”轮予以拒绝并大角度向右调整航向,快速穿越到警戒区北侧驶离。“炜伦06”轮则在“里约热内卢快航”轮引航员执意要求下,同意绿灯交会。“玫瑰”轮随即与“炜伦06”轮联系,也要求绿灯交会,“炜伦06”轮也回复同意。2338分,当“炜伦06”轮行至“玫瑰”轮船艏偏左方向,发现“玫瑰”轮显示红灯,立即联系“玫瑰”轮,要求其尽快向左调整航行。“炜伦06”轮随后开始减速,但“玫瑰”轮因“里约热内卢快航”轮追越尚未驶过让清,距离较近,无法向左调整航向。2341分,“炜伦06”轮与“里约热内卢快航”轮近距离交会,位于“玫瑰”轮左前方、距离仅0.2海里。此时,“炜伦06”轮、“玫瑰”轮均觉察危险,同时大角度向左转向。2342分“炜伦06”轮右后部与“玫瑰”轮船艏右侧发生碰撞。事故造成原告遭受救助费、清污费、货物减损费、修理费等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4 504 605.75元。
原告遂以“玫瑰”轮违反双方关于“绿灯交会”的约定为由,诉请法院判令“玫瑰”轮承担80%的责任。被告则提出,原告应就涉案碰撞事故承担90%的责任,且原告主张的部分损失不合理。
上海海事法院认为,在两轮达成一致意见前,两轮交叉相遇时,本应“红灯交会”。“玫瑰”轮为了自己进北槽航道出口方便,首先提出“绿灯交会”的提议。该提议违背了《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以下简称《72避碰规则》)规定的其应承担的让路义务。但是,“炜伦06”轮同意了该违背规则的提议。此时,双方绿灯交会的意向应是指在整个避让过程中,双方都应始终向对方显示本船的绿灯舷侧。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没有了《72避碰规则》意义上的“让路船”和“直航船”。因此,当两轮发生碰撞危险时,两轮应具有同等的避免碰撞的责任,两轮均应按照《72避碰规则》的相关规定,特别谨慎驾驶。但事实上,在达成绿灯交会的一致意向后,双方都认为对方会给自己让路,未能对所处水域的情况进行有效观察并对当时的局面和碰撞危险作出充分估计,直至紧迫危险形成后才采取行动,最终无法避免碰撞。综上,两轮均有瞭望疏忽、未使用安全航速、未能尽到特别谨慎驾驶的义务并尽早采取避免碰撞的行为,都违反了《72避碰规则》中有关瞭望、安全航速和避免碰撞的行动等规定,对碰撞事故的发生责任相当,应各承担50%的责任。
被告系“玫瑰”轮的船舶所有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船舶碰撞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应就“玫瑰”轮在涉案碰撞事故中对原告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法院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核定了原告具体损失金额,按照被告应负的责任份额,依法作出如下民事判决:一、被告米拉达玫瑰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江苏炜伦航运股份有限公司赔偿损失人民币2 252 302.79元;二、被告米拉达玫瑰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江苏炜伦航运股份有限公司赔偿上述款项的利息损失,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标准,从200863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三、对原告江苏炜伦航运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宣判后,当事人双方均未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